欠薪数月,柔宇陷危局,独董刘姝威:建议政府拯救

2022-04-1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文末有福利~~~

柔宇科技,一家曾让天使投资人徐小平都懊悔“没跟投的公司”。这只昔日的“独角兽”曾在投资圈声名远扬,2019年F轮融资后,公司估值高达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2亿元)。

2020年最后一天,柔宇科技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拟募资144.34亿元,整体估值577亿元。据招股说明书(申报稿),连年亏损的柔宇科技自身并没有“造血”能力。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累计营收只有5.17亿元,累计亏损却达到31.95亿元。

2021年2月,柔宇科技撤回上市申请。此后,柔宇科技再未提交IPO申请。也正是在撤回IPO申请之后,柔宇科技资金紧张问题开始显现,并逐渐影响到正常生产经营。

深圳南山学府路63号高新区联合总部大厦18层已经人去楼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晶 摄

4月13日上午,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姝威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公号文章《拯救柔宇》。文章称,建议各级政府积极帮助柔宇科技解决资金短缺,帮助柔宇科技引进战略投资者,以便开拓我国柔性技术的应用市场。

独董发文建议政府帮助解决资金短缺

近期,柔宇科技欠薪问题多次登上热搜榜,引发外界热议。“去年底,公司产线开始维持最低运转。”还在柔宇科技任职的一名老员工李艳红(化名)月初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数月欠薪导致柔宇科技大批员工离职。“2022年开年以来,柔宇科技OA系统里的员工人数不断减少,已从1800人下降到700人左右。”

公开资料显示,刘姝威自2020年任柔宇科技独董。她在文中列举了柔宇科技取得的一系列技术创新及公司创立以来资金情况。公司创立近十年期间,“共进行8轮融资,获得股权投资约61.97亿元;债权融资约36.53亿元;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入17.17亿元。现金流入合计116.28亿元”。

其中,柔宇科技龙岗坪地工业园建设项目(含设备/建筑物/土地)投资支出占总现金流入的65.7%;公司研发和生产运营支出总额占总现金流入的16.3%;累计支出员工薪酬福利总额占总现金流入的14.2%。

“由于柔性屏产线2018年投产,部分应用创新技术研发成果近一两年才完成,所以柔宇科技还没来得及开拓市场,创造充足的经营性现金流量时,公司已经出现资金短缺。”刘姝威说。

对此,她建议各级政府积极帮助柔宇科技解决资金短缺,帮助柔宇科技引进战略投资者,以便开拓我国柔性技术的应用市场。

此外,她还透露,“2021年第四季度,深圳市政府聘请多家专业机构对柔宇科技的全柔性屏投片生产线进行现场考核,考核投片良率达81.6%”。

对于投片良率等问题,记者询问柔宇科技方面了解情况,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

部分员工按最低薪酬休息三个月

此前,柔宇科技前述员工李艳红曾对每经记者表示,2021年3月,当时VP(Vice President,副总裁,记者注)级别高管已经出现被拖欠薪资的情况。VP以下的管理岗当年3月拖欠的薪酬到5月份发放,7月的工资到9月收到50%;8月的工资9月正常发放,9月工资10月只收到40%。此后,薪酬发放开始越来越混乱。

到2021年11月份,柔宇科技欠薪问题全面爆发。“因为(2021年)10月薪资全额暂停发放,公司承诺将在11月30日补发10月的薪资但并未兑现,12月底收到了11月的工资。而12月以后至今几个月的薪酬都没有收到。”李艳红说道。从欠发工资至今,对于“投资马上就来,预计下月补发薪酬”这类的借口,她已经感到麻木。

柔宇科技工资发放情况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Excel表格截图

今年清明假期前,柔宇科技欠薪问题多次登上热搜榜,再度引发热议。但让李艳红没有想到的是,公司高层的“自救”办法竟然是给员工们“放长假”

“3月31日下午,公司各个部门陆续通知,清明节之后就开始放假,时间是三个月。其中,4月按照全薪计酬,5月和6月按照深圳最低工资标准来计算,这两个月的社保也要按最低基数来调整。”

让包括李艳红在内的柔宇科技多数员工更感不满的是,柔宇科技始终没有发布关于放假三个月的正式通知。“公司担心这种消息被员工对外释放出去带来负面影响,但员工却很担心,如果公司不以官方名义发布正式通知,后续公司会不会将三个月时间解释为员工旷工?”

4月6日下午,在深圳南山柔宇科技工作的在职员工王淼(化名)向记者表示,公司的做法相当于变相裁员。“有些老员工拥有原始股,他们如果要离职,公司会回购他们的股份,但是有些(人)回购的钱也没给(到)。有些海外的柔宇部门领导不满公司做法,并未通知员工放长假,所以有些人仍然到岗。今天深圳南山办公区也有几十号人来上班。”

李艳红对记者补充道,柔宇科技已经不是第一次按照深圳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工资。另一位柔宇科技员工则表示:“即便是最低标准,也并未发放”。

80后斯坦福学霸难解“造血”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出生于1983年,17岁以江西省抚州市理科高考状元成绩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就读,26岁获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2009年~2012年期间,曾任美国IBM公司位于纽约的全球研发中心顾问级工程师及研究科学家。

2012年,刘自鸿开始在多地同步创立跨国公司柔宇科技。仅仅两年后,柔宇科技便发布了全球最薄厚度仅有0.01毫米的全彩AMOLED柔性显示屏,卷曲半径小至1毫米。

凭借柔性显示屏崭露头角的柔宇科技迅速成为投资圈的竞逐对象,IDG、深创投、松禾资本等头部机构纷纷下场。启信宝数据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柔宇完成3亿美元的F轮融资。

2017年3月,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携可卷曲键盘等产品登上湖南卫视娱乐节目《天天向上》,一句“我的梦想是将世界掰弯”,收获不少圈外粉丝。

然而,不断融资的同时,柔宇科技却始终难以实现盈利。创立9年以来,柔宇的屏幕并未出现在任何一家主流手机厂商的产品中,自有品牌在公开渠道难觅踪影。其技术独创性、量产能力以及获客能力也开始遭到质疑。

目前,柔性屏幕主要有两种技术路线,一是京东方、TCL科技、三星等公司主要拓展的多晶硅(LTPS)技术,市面上主要的折叠屏手机等产品几乎都由这些公司供应;另一种则是柔宇自主研发的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ULT-NSSP)。

据刘自鸿此前介绍,上述两种技术有着本质的不同。“ULT-NSSP技术比LTPS在量产能力上更优秀,原因在于采用不同材料体系和不同制程工艺,整体生产流程大为简化,设备投资成本大幅降低,良率显著提高,产品弯折可靠性极强。相比而言,LTPS技术需要的温度比较高,工艺也比较复杂,导致全柔性屏可折叠屏幕的良率和弯折可靠性非常低,而且之前基本上只能做曲面,可折叠的次数很有限。”

由于采用自主研发的新技术路线,过去几年,柔宇始终难以打开市场。据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数据,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柔宇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6472.67万元、1.1亿元、2.3亿元和1.2亿元,对应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6亿元、﹣8亿元、﹣10.7亿元和﹣9.6亿元。对于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柔宇解释称:“产品仍在市场拓展阶段,销售规模较小且研发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对于柔宇的量产能力,一位柔宇内部人士曾向记者介绍称:“柔宇在深圳龙岗的产线一期建设已完成,大概是280万片/年,尺寸为7.8寸左右。公司会充分利用在龙岗的产线。”不过280万片/年的规模放到业内仍属于小规模(量产)。

目前,华为、三星、小米等均未与柔宇达成合作,公开承认合作的只有中兴,但后续动作至今没有披露。除了手机之外,柔宇试图将柔性屏应用于消费、体育赛事、会议等B端行业客户中,但效果不太明显。

记者|王晶编辑|孙志成 杜波 王嘉琦

校对|何小桃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