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核准标的真实出资情况 国中水务被要求整改信披

2022-02-2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国中水务最近因为信披被监管局要求整改。

国中水务于2020年3月31日披露了《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2020年4月20日公司与关联方上海鹏都健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都健康”)共同出资设立上海鹏都颐养健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都颐养”),注册资本为10亿元,其中鹏都健康和公司分别以现金各自出资8亿元和2亿元。经查,鹏都健康未真实缴纳注册资本8亿元现金,公司未准确核实鹏都健康实际出资情况,关联交易披露不准确。记者注意到,对2020年年报信披监管工作函的回复中,国中水务也提到这一问题。奇怪的是,国中水务当时称,将10亿资本金以预付款形式用于推动相关养老项目。既然未有实际出资,那项目资金又从何而来?

关联交易信披不准确

今日晚间,国中水务披露关于黑龙江证监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整改报告的公告。公司被要求整改是因为一起投资旧事。

国中水务于2020年3月31日披露了《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2020年4月20日公司与关联方上海鹏都健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都健康”)共同出资设立上海鹏都颐养健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都颐养”),注册资本为10亿元,其中鹏都健康和公司分别以现金各自出资8亿元和2亿元,并于2020年4月23日足额缴纳,公司在相关定期报告中披露了此事项。

经查,鹏都健康未真实缴纳注册资本8亿元现金,公司未准确核实鹏都健康实际出资情况,关联交易披露不准确,违反了《信披办法》第三条的规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信披办法》第三条,其中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及时依法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披露的信息应当真实、准确、完整,简明清晰、通俗易懂,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为何两年前的投资,国中水务现在才发现鹏都健康未真实缴纳注册资本。国中水务并未披露发现的过程,只是在其披露关于终止与关联方共同对外投资的进展公告中提到,截止2022年2月22日,公司已收到合资公司退回的部分投资款1亿元及资金利息88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国中水务尚未收回全部投资款。

根据合资公司《关于退回股东方国中水务资金进度情况的说明》称,“按照2021年12月24日公司股东会决议,我司拟归还贵司2亿元原始资本金及相应利息,由于部分资金仍然在相关资产及项目公司上,筹措尚需一定时间,我司于2022年2月22日,向贵司退还原始资本金1亿元及相应的利息,剩余1亿元本金及相应利息将于2022年3月21日之前完成归还”。

国中水务表示,公司正在通过各种途径积极催讨剩余部分投资款及利息,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

既未出资项目预付款从何而来?

实际上,1亿元对于国中水务不是小数目。在2020年全年,公司营收也不过3.79亿元。记者搜索鹏都颐养工商资料发现,自2021年7月29日起,上海鹏都健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退出鹏都颐养的股东名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鹏都颐养一直是监管关注的重点。

就在去年,国中水务2020年年报信披监管工作函还被问到这一问题。上交所要求其补充披露,鹏都颐养自设立以来的资金使用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对外投资、购买理财、存款等。

而在当时答复中,国中水务表示,鹏都健康于2020年4月23日实际缴纳出资额人民币8亿元,占注册资本的80%。国中水务于2020年4月23日实际缴纳出资额人民币2亿元,占注册资本的20.00%。

鹏都颐养新合资公司将控股股东鹏都健康实缴的8亿元以及国中水务实缴的2亿元,共计10亿元资本金,以预付款形式向鹏欣集团预付5亿元以加快推进打造樱花台日式养老CCRC系列产品及培育相关康养运管团队和业务资产;向鹏欣地产预付5亿元以推进云南九溪湖康旅系列产品孵化及培育相关康养团队和业务资产。目前上述委托打造的高端康养系列产品正处于孵化和建设过程中,相关权属尚属于受委托方,待资产成熟后再办理相关交付手续。相关协议已于2020年4月22日签署,根据协议10亿元预付款已全部支付。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鹏都健康未真实缴纳注册资本8亿元现金,上述所表述的预付款项目又是如何运作的?

国中水务也提到此次整改措施,包括进行内部追责、加强后续培训、加强内部控制。公司还表示,深刻认识到在公司治理、资金管理、信息披露等方面存在的不足,将认真持续提升规范运作能力,强化内部控制监督检查,进一步完善和提高治理水平和信息披露质量。